追蹤
收拾書包種田去
關於部落格
我的書包裡,有鋤也有笠。
還有一個農村夢,也在我的書包裡。
  • 3079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7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單人旅行變奏曲 ( 一 )三義.台中

話說在春節假期的開始,凱西一直醞釀著一回鐵道自助旅行。於是在書店選購了一本自助旅遊指南,打算單槍匹馬、既不訂車票也不訂房間,企圖徹底實踐流浪美學。

第一步,規劃行程。
那天,凱西帶著旅遊指南在土城一家咖啡店做功課,拿著筆又做筆記又畫線的,兩個小時後規劃出了四天爛漫天真自助行:第一天,前往三義,勝興過夜。第二天,前往古坑,華山過夜。第三天,前往鹿港,鹿港過夜。第四天,返回台北。

第二步,禮貌性地告知阿碰我的決定。這真是毀滅行程的致命關鍵。想說自己不告而別好像太過分了,於是決定知會阿碰一聲。想當然爾,阿碰也想去,於是計畫有了180度的大轉變。原本的單人鐵道之旅成了雙人摩托車之旅。這轉變也太羞辱人了,也只能算我活該,幹嘛拿石頭砸自個兒腳勒。只怪我膽小,不敢大義滅親。這也為這次旅行投下一顆不定時炸彈。

第三步,想辦法跟阿碰鬧翻,以便貫徹鐵道自助旅之夢想。自從答應阿碰要騎摩托車旅行之後,兩人首度在第一回合「決定目的地」短兵相接了。他想去東部,我只好硬吵著要玩西部,沒想到阿碰棄械投降,答應要走西邊。這可怎好,於是我抱著必死的決心下了第二道戰帖,展開第二回合「交通工具大翻案」,就說我反悔了,騎摩托車太累了,還是火車好。果不期然,求戰策略奏效了,阿碰堅持騎摩托車,我變趁勝追擊開口說要一個人去,見他也上了火,隨即收兵,免得心軟又改變主意。哈哈,這下子可以打包行李囉。

話說凱西好不容易讓奸計得逞,就在大年初三那天,一人拎著包袱前往萬華車站搭三點四十分的電車前往三義。

下了三義車站,天色已黑。往街上一看,兩排透天民宅,路上行人不見一個,偶有幾輛過路車,很是荒涼。向檳榔攤問過木雕街方向,便扛著行囊踽踽而行。約半個鐘頭的腳程,終於見到商街和三三兩兩的遊客。歇過一根煙的時間,便挨家挨戶尋覓投宿之處。

不料,這木雕街向來僅供血拼古董家具與大陸手工神像,從無遊客在此過夜,因而沒有半家旅館。 這下怎好?之前問過最南邊的一家木雕館主人告訴我,要住宿,必勝興也;然而,在年假期間,若非預約,絕無空房。

他見凱西我孤身寡人,又是個弱女子,竟同情起我來,便道:要不然,小姐,若不嫌棄,我家的地板倒是可以讓你暫住一宿。此話一出,凱西差點感動得跪倒在地,暗自竊喜著「背包客的貴人出現了」。然而回頭又想,這樣叨擾人家也太麻煩了,更何況我又沒有睡袋,還得借人家一床棉被,豈不彆扭?只好狠心謝過,另想辦法。

店主人又打了幾通電話代問勝興民宿的空房,想當然爾,一間不剩。 眼看在三義是待不成了,算盤轉過來重打一遍,最後一班南下的電車是十點半,還有一點時間,這才想起晚餐還沒吃,就在木雕街上隨便吃了一碗油滋滋的客家板條。老闆娘也問起我今夜投宿何處,並好心再問了勝興,當然答案也是一樣。結論是,我非得南下到台中找旅館不可了。只好再走半小時回三義車站。 走著走著,頓覺身心俱疲,淚都要墮地了:怎麼才開頭,我的計畫就分崩離析了呢?難道一個人旅行真有這麼困難嗎? 與其自怨自艾,反省到天亮,不如打一一九吧。

「阿操,我在三義找不到住的地方。」

阿操有個同學在三義定居,也許我可以住在他那裡。於是她幫我打了幾通電話但是聯絡不到她同學,不過她男友有個朋友F,在木雕街上混過一陣子,那時F正好人就在台中的朋友Yao家,更扯的是,那個台中的朋友竟然是Lu的男友(而Lu是在咖啡店認識的朋友),這世界也太小了吧。不久後,Lu打電話給我,說她跟Yao馬上開車來接我。我真是既感動又羞愧,因為我的自助旅行到這一步已經徹底崩盤了。

半小時後,台中背包客搜救小組找到了可憐貓凱西。再半小時後,凱西到達搜救總部國際藝術村。在國際藝術村的大街上,有很多故作文藝的精品店。也有像Yao這樣,就只是在這裡生活、創作而已的居民。

四五坪大的客廳就是Yao的工作室,維持著磨石子地和白漆粉刷的原貌。客廳的一角是工作檯和各式電鑽雕刻工具。地上隨意擺放著漂流木和木雕。浴室在屋子的中央,裡面有大、中、小三個木桶。我問他們幹嘛用的,他們說,用過的水可以沖馬桶。嗯,阿公阿媽的用水觀。 原木茶几上是剛才他們喝到一半的威士忌和高山茶。我放下了行李,坐在很白的塑膠扶手椅上,入境隨俗地享受著背包客不該享受的舒適,就這樣天南地北嗑瓜子聊到一兩點。洗完熱水澡(什麼,第一天就洗澡!什麼背包客嘛),Lu幫我在他們房裡的原木地板上舖好了床,總算結束了荒唐的第一天。
(又該睡了,待續)
(欲知結果如何,且看下回分解)
(艾銳兒,對不起,這次又沒辦法完結篇了)
這就是台中背包客搜救小組的道路救援車--小白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